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女生宿舍里的淫娃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09:00

  如莹所愿,寝室中空无一人,看样子自己的舍友们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她松了一口气似的,轻轻关上门,低头看着自己胸部和大腿那优美的曲线,心中的欲望撩动着她--轻微抖M体质的莹今天故意没有穿内衣,在一整天有意无意的磨蹭后,身体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她环顾四周,确认并没有人在,便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的储物箱,拿开表层的几件常服,露出下面塞得满满的各式丝袜与长筒袜,还有诸多种类的情趣道具;表面清纯的莹背地里相当喜欢用自慰来满足自己,同时还有着奇怪的恋袜癖,内心深处无比喜欢被这样的织物包裹、触碰的感觉。

  莹挑了一副肉色的轻薄丝袜,将它捧在手中,感受着那光滑柔顺的触感,眼神有些迷离,咽了下口水,把袜口打开套在手上,然后便迫不及待地蹲下身子,打开腿,将自己胯部的练功服拉向一边,里面的连裤袜之前被她裁剪出一个大洞,光洁粉嫩的阴阜直接露了出来;莹轻促地喘着气,用套着丝袜的手指爱抚着早就空虚不已的身体,很快便沉浸其中,发出有些娇媚的阵阵呻吟。

  正当莹双目迷离,打算将手指插入更深处时,寝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了,传来戏谑意味的声音,“噫,莹的叫声隔着好远都能听到哦?”一个梳着黑色马尾的高挑少女出现在门口,穿着干净平整的校服,白色的衬衫上系着漂亮的领结,素净的方格短裙下穿着黑色的紧身裤袜,小巧的脚丫上蹬着制服的小皮鞋,脸上正挂着仿佛看到猎物落入陷阱般的玩味笑容,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蹲在地上呆愣愣的莹;她叫彩织,是莹的班长兼舍友,自从有一次无意间窥视到莹的储物箱后,内心有百合倾向、还是个抖S的彩织对可爱的莹已经觊觎良久,想法设法地想要得到莹的身体,于是便一直等待着能抓住她把柄的机会,终于今天被她撞个正着。

  彩织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名为秋叶的女孩,倒不是莹的舍友,梳着罕见的暗红色马尾,穿着点缀有与黑色繁杂花纹的哥特式洋装,蹬着一副深色的玛丽珍鞋,圆润的双腿被稍稍过膝的白色花边长袜包裹着,身材却娇小的简直像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也是莹的同班同学,因为平时总是这副与众不同的打扮,又有着欺软怕硬的性格,平时在班中相当受人冷落,除了身为班长的彩织,很少有人会和她主动交流,于是没过多久自然就成了彩织的小跟班;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渐渐对如众星拱月般受人欢迎的莹产生了嫉妒,因此当得知了彩织的计划后,死缠烂打地要跟着她。此时,秋叶正用得意的眼神扫视着莹,已经在想一会要如何欺负她了。

  莹的手僵在那里,丝袜上已经沾满了晶莹液体,突然停下的动作让她感到一阵空虚,然而这都成了小事--自己淫荡的样子被舍友看到了,这样的事实让莹的大脑宕机般一片空白,脸上露出惊慌的神情,想要说些什么来辩驳,可自己此时的模样,什么话语似乎都显得无比苍白。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的话,毫无疑问,莹的好学生形象会直接毁于一旦,甚至没有脸面见人,她只好低声哀求着,“呜...彩织,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我只是一时冲动...”声音越来越小,变得微不可闻,“千万不要说出去,拜托你...如果你答应的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哈哈...一时冲动吗?我看不是吧,你就承认自己是个变态好了!”没等彩织出声,秋叶便有些幸灾乐祸地笑着,马上被彩织敲了一下额头,“你先闭嘴!”只好有些尴尬的退到一旁;彩织露出温柔的笑容,走到莹的面前,“放心,这件事我自然是不会传出去的,我最喜欢像小母狗一样的莹了...”

  被彩织称作母狗的莹满面绯红,刚刚回过神来,紧紧的合上自己的双腿,却因有些脱力跪倒在地上,刚想表示感谢,便听彩织笑眯眯地说着,“不过,只有莹答应让我好好调教一下,刚才的话才会作数哦?反正淫荡的你会因此变得很舒服的,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莹睁大眼睛,“调,调教吗?要怎么做...”内心是个轻度抖M的她并不抵触这种事情,不如说甚至多少有些期待,只是因为羞怯说不出应承的话语。

  “我想想,”彩织摆出沉思的样子,其实要怎么做她早就在心中想好了,“以后在寝室的时候要叫我主人,至于莹嘛...就是淫荡的恋袜母狗,要随便我和惠子玩弄哦?”--每个寝室都住着三个人,而彩织口中平日与莹相当要好的惠子此时还没有回来。

  “这--我不想让惠子知道...”莹快要哭出来似的,小声哀求着,“我会让彩织随意处置的,但是求求你不要告诉她...”

  “哦?看来比起让她一个人知道,莹更希望让全年级的人都知道吗?”彩织保持着笑容和温柔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是充满了威胁,莹微张着嘴,过了片刻,低垂着头,“我,我答应...主人...”说出这样的话语,脸上滚烫着,泪珠从眼角滑落。

  “很好很好,”彩织走到自己的床位边上,从抽屉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项圈,在上面的纸质铭牌上用黑色的马克笔工整地写上“恋袜母狗”几个字,然后扔给莹,“自己戴上,不用我教吧?反正平时你也经常偷着戴这种东西...”嘴角上扬,玩味地盯着莹。

  莹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浑浑噩噩地捡起面前的项圈,熟练地箍在自己雪白的脖颈上,保持着跪伏的姿势,“主人,我,我戴好了...”怯喏着,试图讨好彩织。

  “很好,现在大声说,莹是什么?”彩织走到莹的面前,像抚摸宠物似的摸着她的头。

  “莹...莹是淫荡的恋袜母狗...!”莹顺从地喊出来,羞耻得连脖颈上都染上一片潮红,同时却被彩织摸的很舒服,脸上露出迷乱的神情。

  “嗯,那么要给可爱的小母狗一点奖励,把屁股撅起来!”彩织命令着她,一旁的秋叶坏笑着拿起一把戒尺走到莹的身后;莹因为害怕微微有些颤抖,又不敢违抗,只好照做;随即,啪的一声脆响,莹的屁股被毫不留情地抽了一下,秋叶像是发泄着自己的怨恨与不满一样讥笑着她,“想不到平时装的那么像个好学生的你竟然如此淫荡啊?被人抽屁股的滋味怎么样啊?”

  “呜嗯嗯--痛...”莹小声怯喏着,身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像是要哭出来似的,“不过,很,很喜欢...谢谢主人抽打母狗下贱的屁股...”说着违心的话语,努力满足着秋叶的施虐欲望。

  “既然莹这么喜欢,你就好好奖励一下她吧,”彩织对着秋叶眨了眨眼,“也不要太用力哦?”虽然她很想欺负莹,却也不想让莹的身体真的留下伤痕。

  “嗯,我知道了,”秋叶嬉笑着,“贱狗,快感谢主人吧!”说完,高高举起胳膊,左右开弓地抽打着莹的臀瓣;尽管隔着一层裤袜,然而如此轻薄的布料并不能起到什么保护的作用,莹的痛呼混杂着鞭笞声回响在寝室中,“哦啊啊啊--谢,谢谢主人,呜嗯...”眼角闪着泪光,绷紧身子忍受着,不敢让秋叶有任何不满。

  莹的这副样子只是让秋叶更加兴奋起来,变本加厉地挥舞着戒尺,欣赏着她的叫声,直到胳膊有些酸痛,才有些不情愿的扔掉戒尺,尚未满足似的直接用巴掌抽打起莹的屁股,“叫啊,像条狗一样的叫给我听啊!”

  “呜,呜嗯嗯--汪,汪!”莹只感觉臀肉传来一刻不停的火辣痛感,身子因为吃痛颤抖着,仿佛能滴出血的双颊上挂满泪痕,摆出无比顺从的样子,仰起头来努力做出笑容。

  “好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彩织制止了秋叶的施虐行为,“被打屁股很疼吧?”低头看着脸上梨花带雨的莹,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轻抚着她的头发,“以后如果不听话,就会有这种待遇,记住了吗?”

  “嗯嗯!”莹连连点头,轻促地喘息着,“我...母狗一定会听主人的话,请主人放心...”

  “很乖,现在把衣服脱掉!鞋袜就先不用了。”彩织很满意的样子,松开手,发出第一个命令。

  “呜...母狗明白了,”莹不敢怠慢,即使内心十分抗拒,还是马上直起身子,解开了练功服的拉链,快速地褪了下来,上身变得不着寸缕,胸前虽然算不上丰盈,一对鸽乳却也是盈盈一握的惹人怜爱,两颗嫣红的小樱桃点缀在上面,早已变得硬挺;已然有些湿润的光洁阴部也一览无余,莹不禁羞得夹紧双腿,马上挨了个不轻不重的耳光,“把腿分开!母狗是没有遮掩身体的权利的!”彩织一改之前温柔的语气,不容抗拒地命令着。

  “对,对不起!”莹连忙分开依然跪在地上的双腿,忍住羞耻,“请主人欣赏母狗的身体...”

  “哼,”彩织冷哼一声,弯下身端详着莹那让自己想要窥视已久的可爱胸部,伸出食指拨弄着她充血挺立的左乳尖,“难道莹的心里很兴奋吗?乳头都硬成这样了...可真是个变态哦?”玩味地笑着,“平时经常偷偷自己玩这里吧?被我发现了好几次呢...”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开始挑逗莹的右乳,“这边也是一样敏感呢...”

  虽然彩织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曾真的窥见过,然而确实做过这种事的莹马上信以为真,羞耻烧灼着她的神智,让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莹...莹是淫荡的母狗...喜欢,被玩弄,舒服...”身子轻轻扭动着,忍受着胸前传来的潮水般的酥麻快感,眼神有些迷离。

  “那可要好好惩罚一下才行呢,”彩织的嘴角上扬,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捉住莹的乳头大力的揉捏、拧动、拉扯起来,直到莹忍不住张大嘴发出吃痛的叫声,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稍稍后退一步,甩掉右脚上的鞋子,然后将被裤袜紧紧包裹着的玉足伸到莹的面前,用足尖点了下她项圈上的铭牌,轻轻舔着嘴唇,“还算听话,那么既然莹是只喜欢袜子的变态母狗,主人就大发慈悲的赏给你我的袜子吧,用你的小嘴好好地给我按摩一下!”

  “唔姆,咕,呜嗯--”莹顺从地低下头,亲吻着彩织的脚,然后含住她圆润的脚趾陶醉地舔舐吮吸起来,嗅着彩织稍稍混有汗气的体香,愈发沉浸在自己“恋袜母狗”的身份中,之前的羞怯与抗拒已经荡然无存,认真地品尝着沾有彩织汗水的袜子。

  彩织眯着眼睛享受着脚上传来的舒适感,心中浮现出一股满足的征服感,正要开口表扬听话的莹,寝室的门忽的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制服少女毫不知情地推门进来,茶色的披肩卷发蓄在身后,打扮与彩织相似,脚踝上堆着白色的泡泡袜,面带笑容,“阿莹,我回来...啦...?”看到眼前的光景,脸上的笑容像被石化一般逐渐僵硬,飞快地染上一抹红霞,嘴角微微抽动着,“你你你在干什么啊?!”瞪大眼睛看着正光着身子跪在地上、挂着痴迷的神情为彩织舔脚的莹,大脑像是宕机了一般;她就是彩织之前提到的惠子,此时被好友的淫荡样子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彩织转过头来向她打着招呼,“唔,你回来的蛮早的嘛,”同时将脚抽出来,踩在莹的脸上碾压着,“要不要来一起玩呀?”

  “你这混蛋在做什么,快点放开她!”惠子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半羞半恼地说着,“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莹?”

  “不要这么生气啦?这可完全是她自愿的呢...”彩织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用自己沾着涎水的脚掌继续磨蹭莹的面庞,装作委屈的样子轻声说着,“莹,你自己来解释吧?还是说,想让我来‘说’呢?”

  “呜呜...”在自己的挚友面前被人如此羞辱的莹内心却是一片冰凉,她明白彩织的意思,如果自己不配合她,她一定会将自己偷着自慰的事情告诉许多人吧--“原谅我...”心中默念着,尽力露出笑容,看着惠子,“嗯嗯,没错,不要怪彩织,是我要求她们这样做的...我,我其实是个淫荡的变态,是条恋袜母狗,因为自慰已经满足不了我,才,才会求她...”虽然保持着笑意,眼角却是已经不自知的泪水涟涟,“惠子,求求你也...随便玩弄我吧,我,下流的我很期待呢?”

  “--!”惠子微张着嘴,脸上更红了,“你这家伙,在,在说些什么胡话,这种事...”拒绝的话语卡在喉咙中怎么都说不出来,在朝夕相处中,惠子不知不觉地已经对可爱的莹有了某些异样的情愫,想触碰她的身体--这种念头也绝对不是没有过,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可是现在,莹正赤身裸体地乞求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她哪舍得拒绝呢?然而,惠子还秉持着一丝理性,“莹,真的...是你自愿的吗?”相当认真地询问着。

  “放心好了,”彩织笑眯眯地收起脚,指着一旁莹的储物箱,“你自己看下就知道了,看看这条小母狗偷偷藏了些什么?”

  惠子咽了下口水,走过去稍稍检视了一下,各种袜子下种类繁多的情趣道具让她面红耳赤,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莹,“想不到,你这家伙...”嘴角抽动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莹平时可是经常偷偷自慰哦?”彩织挑着眉毛,尽管她并没有亲眼见到过,然而却无比肯定地说着,看着微微颤抖的莹,愈发确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既然你淫荡的本质已经暴露出来了,不如现在表演给我们看吧?平时你是怎么用袜子让自己爽到高潮的?”

  “嗯嗯!”莹快速地点着头,却不敢站起来,四肢匍匐着爬到自己的储物柜边上,也不挑选,随意地抓了一大把袜子,然后稍稍直起身子,在三人的注视下,先在自己的脚上胡乱地套了几双长袜,裹得严严实实,又将剩下的丝袜认真的套在手上,却还剩下两双,正有些不知所措,便听到彩织戏谑的声音,“像狗一样叼着不就好了?”

  “呜--呜嗯?”莹顺从地照做,把最后的两双袜子叼在嘴中,正要把手伸向自己的下体与胸部,却被彩织阻止了,“刚才我看到的姿势可不是这样的哦?蹲下,打开腿,把你的骚穴也给惠子好好欣赏一下!对了,不许碰你那淫荡的乳头,一会我们会好好的满足你的。”

  莹马上爬起身子,双脚蹲在地上,然后将还在微微打颤的双腿向两侧打开,让自己正在流淌爱液的粉嫩阴阜在三人面前一览无余;在刚才的鞭笞与羞辱中,抖M体质的她已经相当兴奋了。与空气接触带来的清凉与羞耻感让莹打了个哆嗦,她深吸一口气,用左手扒住自己的阴唇,然后隔着几层丝袜用右手的指尖撩拨着肉缝和阴蒂,那光洁柔顺的触感让莹舒服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只是片刻,丝袜的表面就被她的爱液洇湿,在寝室略显昏暗的灯下泛着晶莹的光泽。莹的脸上露出痴迷的神态,虽然刚开始还因为羞怯,只是小幅度地活动着双手,然而很快便完全沉浸在其中,略显淫荡的叫声也变得愈发响亮。

  惠子在不远处轻轻的捂住嘴,目不转睛地盯着莹的动作,轻促地喘息着,心中有某种难以言明的冲动,想要对如此可爱的莹做些什么。秋叶只是环抱着双臂,带着讥笑意味地欣赏着平日的优等生、此时淫荡的恋袜母狗的自慰表演,身旁的彩织看出惠子的欲望,撺掇着她,“想做什么就尽管做嘛?你看,莹不是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嘛?”说完,走到莹的身后弯下身子,在她耳边呵着气,同时双手分别捉住她那充血挺立的乳尖揉动碾压着,感受着莹身体的颤抖,“就这么舒服吗?你这下流的家伙,”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指甲夹住莹愈发敏感的乳头稍稍用力挤压着。

  “呜嗯嗯嗯?”口中叼着袜子的莹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点头,涎水从她的嘴边滴落在胸前。

  彩织放开莹的双乳,脸上挂着笑容,看着还在犹豫的惠子,“你看,这种事只会让她非常享受呢...那么作为莹的好朋友,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帮她一下呢?”眨了眨眼睛,用有些揶揄的口气说着。

  “...这,”惠子抿着嘴唇,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虽然很想去触碰莹的身体,然而内心却又不忍心这样羞辱她。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她,咬紧嘴中的袜子,尽量做出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惠子终于按捺不住那份冲动,快步走到莹的面前,弯下腰把玩起她的胸部,感受着手心中传来的温润而又富有弹性的触感,面色绯红,“莹的这里...好可爱...”

  “呜,呜呜?”莹陶醉地呻吟着,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慢了下来,马上臀肉上被彩织抽了一巴掌,“不许停!五分钟内没有高潮的话,你这屁股可就要开花了哦?”这样半真半假地呵斥着,莹连忙慌乱地点头,为了避免接下来的惩罚,愈发认真地自慰起来,左手用套着丝袜的指尖快速摩挲着阴蒂,右手干脆将手指并拢,插进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小穴中活动起来,丝袜那细腻的纹路带给莹触电般的酥麻快感,蹲在地上的双腿都有些打颤,在惠子的爱抚和自己的动作下,不一会就到达了高潮的边缘,瞪大眼睛发出阵阵呻吟,“呼,呜嗯嗯唔?”内心却还有着一丝羞怯,不愿在三人面前露出丑态,努力的忍受着;彩织窥见莹的小心思,又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下,让莹一片绯红的臀肉颤个不停,“快到五分钟了哦?”

  “哦呜呜咕嗯嗯嗯?”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莹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绷直身子颤抖着,一股晶莹粘稠的爱液喷出来,溅在来不及闪躲的惠子的小腿上;惠子却并不介意的样子,只是学着之前彩织的动作,捉住莹依然硬挺的乳尖拧动拉扯着,“莹还真的是个变态呢...”小声嘟囔着,内心泛起一阵异样的兴奋--以后一定会很有趣吧?

  莹在她的爱抚下忍不住发出淫乱的叫声,口中的袜子掉在了地上,马上屁股上又被彩织扇了一下,“让你松嘴了吗,贱货?就这么想被惩罚吗?”左右开弓地抡着胳膊,清脆的抽打声回响在寝室中;莹因为吃痛颤抖着,却不敢闪躲,保持着蹲踞的姿势,“哦唔唔唔--母狗知错了,求求主人饶了母狗...”带着哭腔哀求着。

  “知道错就行了吗?嗯?”彩织并不因此而停手,板着脸,用冰冷的声音呵斥着,“自己说,做错了事要怎么办?”

  “呜--请,请主人惩罚淫荡的母狗吧!”莹绷直身子,摒弃尊严地大喊出声,只觉得自己的臀肉已经有些肿起来似的胀痛着,因为羞耻和痛楚眼角溢出泪水,微微仰着头,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惠子,希望她能为自己求情。

  “...好啦好啦,差不多就行了吧,”惠子也有些不忍心让彩织继续责罚莹,出声制止着,于是彩织便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就换个方式好了,”稍稍想了下,“既然莹偷偷藏了那么多小玩具,就用那些来惩罚她吧?这应该也是她所希望的哦?”笑眯眯地看着惠子,惠子想不出什么继续推脱的说辞,只好沉默地点头答应了--这样的方式也总比鞭笞来的温柔许多。

  莹松了口气似的双腿一软瘫跪在地上,低着头大口喘息着;彩织也不去穿上鞋子,就那样走到莹的储物箱旁边挑拣着,过了片刻,拿了一大捆丝袜、四个遥控跳蛋和胶带,还有一根粗大的震动棒,挂着笑意走到莹的身边,“唔,这对你来说或许说是奖励更好吧?你这下流的恋袜母狗...”一边揶揄着莹,一边伸手捏开她的下颌,先将一条长袜团成一团,紧紧地堵住她的嘴,然后不轻不重地抽了她两个耳光,“感觉如何啊?看起来真像条狗一样呢...”

  “呜嗯嗯呢?”莹不顾脸上的钝痛,乖巧地点着头,抖M体质的她明明在被这样羞辱,却变得更加兴奋了。

  彩织又将莹的双臂拉到身后并拢,用拧成一股的丝袜当做绳子,分别捆缚住莹的上臂、肘部和手腕,让她丝毫不能挣扎;然后把她踹倒在地上,将她的大小腿分别折叠在一起,同时用丝袜绕过两侧的脚踝和大腿紧紧固定住,强迫莹保持着M开腿的姿势;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彩织蹲下来用手轻抚着莹那还在淌着爱液的阴部,眯起眼睛看着她,“可真是淫荡的小穴,是不是很想被好好惩罚呢?”

  “呜--?”莹的身体因为兴奋与羞怯微微颤抖着,看着彩织手边的震动棒,眼神愈发迷离起来。

  “哼,那就满足你这个贱货好了,”彩织先将两个跳蛋分别塞入莹的小穴和菊穴中,“想不到这里还蛮紧的嘛?明明莹经常用它自慰呢...”羞辱挑逗着她,欣赏着莹那一片绯红的可爱面容,轻笑着打开那根震动棒,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毫不留情地对着莹的下体整根插了进去,直接将跳蛋顶到了子宫中,“诶呀,力度好像大了些呢...不过莹其实很舒服吧?”彩织抚摸着莹那平坦光洁的小腹下方,稍稍用力一按,让震动棒和莹敏感的肉壁更加紧密的接触着,莹不禁发出一阵混合着痛苦与娇媚的呜咽声,“哦唔唔唔--”本能地挣扎着,然而四肢却被丝袜紧紧拘束着动弹不得,小嘴也被塞得满满的,只能从鼻腔轻促地喘息着,鼓起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嗯,还有你这有些贫瘠的奶子...”彩织趴在莹的身上,张开嘴,舔舐吸吮着她那嫣红挺立的乳尖,品尝着少女的乳香,时不时用牙齿轻咬一下,“咕,唔啾--呼,味道还不错嘛,”又用手指挑逗了片刻,让莹的乳头变得更加硬挺,才将另外两个跳蛋分别用胶带牢牢固定在上面,然后同时打开全部的开关--“呜嗯嗯嗯嗯--?”莹只感到自己在爱抚下早就变得敏感不已的乳尖和双穴中传来潮水般的酥麻快感,神智变得一片空白,绷直身子在地上颤抖着,口中不停地发出有些淫糜的哼声。

  彩织站起身来,伸出右脚踩踏着莹那白皙的乳肉,同时从制服的衣袋中拿出手机开始摄像,“真想让你自己看看你这副淫荡的样子呢...喂,好好地看镜头啊,稍微笑一下嘛,不要完全是一副母狗一样的表情啊!”一边说着,一边用脚尖挑逗着莹的胸部,一旁的秋叶和惠子也学着她的样子拿出手机来,脸上挂着异样的笑容,“莹,以后要听话哦?不然的话...哼哼...”惠子红着脸,虽然她肯定不会将这件事传出去,还是装作胁迫的样子说着;秋叶则不一样,心中已经在盘算着如何让平日光鲜、此时已经沦为母狗的莹名声一败涂地了,出声讥笑着,“把你现在的样子发在某些网站上,一定会很受欢迎吧?”

  “呜呜呜--!”莹恐惧地摇着头,眼神中充满了惊慌。

  “哼,只要你好好地当大家的小母狗,那种事就不会发生哦?”彩织继续用脚掌挤压着莹的乳肉,“来吧,对着镜头高潮吧?忍着会很辛苦的哦?”

  “嗯唔唔?”莹感受着胸前传来的压迫以及身体上愈发强烈的快感,双目有些泛白,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却还是不愿自己淫荡的样子被这样录下来,徒劳地做着无用的坚持。

  “怎么,不愿意吗?”彩织撇着嘴,将自己的足尖踏在莹的鼻子上,“喏,赏给你最喜欢的东西,快些感谢主人哦?”

  “哦呜呜呜--?”莹嗅着彩织袜子上带有体香的气味,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浑身抽搐着高潮了,散发着甜腥气息的淫液从她小穴与震动棒的缝隙中一股股地喷溅出来,染脏了一片地板;当然,整个过程毫无保留地被三人录了下来。莹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想着自己可以预见的未来,眼角有些许泪痕,胸脯起伏着,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哀鸣。

  “这样才符合你的身份嘛,”彩织笑着拿开脚,将手机收起来,“看起来莹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啊,要好好调教才行呢...”说完,先抽出莹的小嘴中那一团浸满唾液的织物,将她翻转过来,迫使她的脸对着地上的一滩水渍,“像狗一样地把你自己下流的液体清理干净!”不容抗拒地命令着;莹趴在有些冰凉的地板上大口喘息着,顺从地伸出舌头,不一会就将地上的淫水舔舐干净。

  “不错,那么要奖励一下听话的小母狗,”彩织走到一旁,拉开自己的衣柜,扯出一件丝质的睡袋,对一旁的秋叶示意着,然后两个人抬起莹,囫囵地将被拘束得动弹不得的她塞到袋子里,只剩下头部露在外面;彩织系紧睡袋的拉链,然后拾起那团丝袜再次堵住莹的小嘴,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好了,以后表现好的话,才允许你到床上睡觉哦?”

  “呜--?”莹愣了一下,随即被扔到了衣柜里,随着柜门严丝合缝地合拢,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远去似的昏暗寂静,在这样的环境下身体愈发敏感起来,能感受到的只剩下四肢的酸痛以及乳尖和双穴中一刻不停传来的快感,想要求饶、呻吟,被紧紧塞住的小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哪怕勉强哼出些细微的呜咽声也绝对传不到外面,在这种刺激下,没多久就浑身颤抖着再一次迎来了高潮;莹的意识渐渐地变得模糊,羞耻与不甘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对快感与肉欲的追求,轻促地喘息着,在这黑暗之中彻底解放出自己的本性,发自内心地接受了母狗的新身份,放弃挣扎,享受起被丝袜拘束着不断高潮的快感...

  时间流逝着,莹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已经到达体力的极限,因为疲倦快要昏睡过去,脸上却露出了有些幸福的笑容--啊啊,我真是个变态呢...可是,这种事,好舒服...

  堕落的少女心中呢喃着,隐隐约约地期盼明天的到来--主人们,快些调教我吧?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