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农场熟女雪莉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09:18
我很早就欢快地来到农场, 今天我要割一大片干草地,雪莉要耙松紧挨着的一片田地,并且开始灌溉田地。 她带着水壶,还带着一个装满三明治的旧军用包。 我们挽着胳膊走到拖拉机停放的车库,一进入里面她就把我扭转过来,按下我的脑袋靠近她的嘴唇,温柔又深情地长吻了几分钟。



我们亲嘴的时候,我闻见她的嘴里有股烟草和肉桂的味道,她用大腿根顶着我,让我痛苦地勃起了。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衫,衣服的下摆散开着,我把手伸进宽松的衬衫下面,爱抚着她的乳房和奶头。



我们接完吻,她说道:“我本打算等到午饭的时候,跟你在田边的树荫下来上那么一炮的,但是我现在改主意了。 ”



她低头看着我勃起的阴茎把裤裆都顶了起来,就像一个带着湿点的帐篷,那是前列腺液形成的。



“和年轻人拍拖的感觉真好啊,我想该让你先泄泄火,这样的话你就能坚持得更久些。 ”



雪莉把我领到机房里光线昏暗的地方,跪在我脚下。 她松开我的皮带搭扣,解开我的牛仔裤扣,把裤子拽下来,我的硬鸡巴一下子的弹了出来,她用嘴唇快速含住龟头,用舌头拨弄着,吸吮着,一边用手握住我的肉棒。 这感觉真是妙极了,我担心我坚持不了太久。



她往更深处滑动嘴唇,把我的肉棒全都浸湿了,然后缓缓抽出来,反复几次之后,她把紫色的龟头“砰!”的一声从嘴里吐出来,抬起头来看着我。



“你喜欢吗?”她问道,一边继续用手抽送着我的湿鸡巴。 我弯下腰亲吻着她的嘴唇,我们轻柔地亲吻着,彼此用舌头表达着爱意,她的口腔里现在多了一股咸腥的味道,那是我添加的大量的前列腺液。 最后我们从热吻中分开,她又把我的鸡巴塞进嘴里。



缓缓吞吐了几次之后,她挪开嘴巴。 她说:“我喜欢吃你的鸡巴,喜欢用手摸它,来吧,射进我嘴里面吧,让我尝尝是啥滋味。 ”



然后她慢慢把我的鸡巴塞进嘴里,直到鸡巴头顶到她的嗓子眼深处。 我快要喷发了,拚命地迎合着她,雪莉感受到了,她开始用手和嘴巴配合着,在我的鸡巴上来回耸动脑袋,另一只手抚弄我的睾丸。



我感觉精液上涨,即将喷涌。 我说:“要射了。”



雪莉居然发出一声低吼,开始用她的嘴巴更快地和我交合着,同时她的手疯狂地为我手淫着。 第一波精液喷射在她的嘴里,然后她从嘴里抽出我的鸡巴,继续在她脸上戳顶着,让鸡巴头把精液散射在她的嘴唇和脸颊上,接着她又把我的鸡巴塞回嘴里,继续吸吮着龟头,一边用手抽送着,直到我的高潮过去。 我几乎要瘫倒了。



“哇靠,多么美妙的早晨啊!”她说,“你喜欢这个吗?你昨天晚上梦到我了吗? 在梦里你又操了我的屄了吗? ”



我发现雪莉真的很喜爱讲荤话、脏话,她称之为“调料”,她似乎很喜欢那些“淫词浪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经常是满口脏话。



我把雪莉拉起来亲吻着她,毫不顾忌她嘴里和嘴唇上沾满了精液,她深深地亲吻着我,她的唾液中混合着精液的味道。 当我们从长吻中分开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女农场主的身份,指挥着我发动起拖拉机,挂上联合收割机,她走向另一台拖拉机,把它发动起来,耙机已经发动了,她挂上靶机开向田野中。



我们整整一上午都在割草和犁地,午饭的时候她招呼我把车开到沿着田边有树荫的地方,我们都把拖拉机熄了火,四周忽然寂静下来。



我看见她在地上铺开一个旧军毯,她向我转过身来解开短衫,把它脱落在地上,她的鞋子和牛仔裤随后也离身而去,她赤裸着站在那里,没穿内衣,身无寸缕,展示着健美的肌肉线条,就像一尊希腊女神像。 我对这个风骚熟妇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我也开始脱衣服,她站着看着我。 我还没有详细介绍过我自己,我有五英尺十英寸高(一米七七),我经常做体力劳动,还遗传了我父亲强健的体魄,我有宽厚的胸膛和肩膀,紧实的腰板,我的臀部没有一丝赘肉,我的双腿粗壮有力。



雪莉是个长期从事劳动的女人,身材很匀称,非常健美,她的乳房不是特别大,但是我喜欢她的大乳晕和撩人的奶头。



她说:“我想在吃饭前,给你加个餐。”



我走向前投入她的怀抱,鸡巴已经硬得像石头,我把她健美的身体拥入怀中深深地亲吻着她,我的鸡巴在她那茂盛的阴毛丛中寻找到桃源洞口。 我们亲吻着倒在毯子上,她把持着我,直到我仰面躺倒。 她跨骑在我身上,抬起身子,握着我的鸡巴开始用阴毛摩擦起龟头,她湿润的肉缝在上面来回往复着。



“妈个屄的,老娘一上午都在想那种事,裤衩都湿透了,我好想你的大鸡巴呀,快插进来操操我。 ”



她把龟头塞进阴唇之间,身体缓缓坐下来,接着又抬起身子,然后又往下坐得更深些,这对我来说真是爽透了,我希望我可以坚持住,让她得到满足。 每次她身体抬起和下坐的时候,她都让我的鸡巴插得更深些,不久我就把鸡巴全部插进她的骚穴里。



雪莉坐在上面缓缓地干了一分钟后,喉咙深处开始发出呻吟声,然后在每次插到底的时候,她都会用耻骨在我身上慢慢地研磨,回想起她昨天要求过的,我伸手用食指和拇指夹住她的奶头和乳晕,开始拧捏它们。 她叫得更欢了,开始深长地抽送,节奏越来越快。



我感觉雪莉的全身痉挛和抽搐起来,她反复地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着我,粗暴地操着我。 她的呻吟声伴随着呜咽和尖叫,变得越来越高亢。 我享受着这每一次抽送,我感觉我的兴奋顶点要来临了。 她把身子往下坐得越来越低,我越来越狠地掐着她的奶头,同时把热辣辣的精液射进她迷人的骚穴中。



伴随每一次抽送,我惊讶地看见好多淫水从她的骚穴中飞溅出来出来,那是浪水和精液混合成的爱液。 最终,她歪倒在我身上,把脸颊埋进我的肩窝。



我们就这样躺着,喘着粗气,足有好几分钟。 最后她抬起身子把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我们深情地、温柔地亲吻着。 最终我们从拥吻中分开,她坐起来微笑地看着我,



“太他妈棒了!”她说,“你觉得怎样,宝贝?”



我向她发誓说我简直爽呆了,于是,她紧紧地压着我的大腿根坐着,我半软的鸡巴插在她的阴道里,我们开始聊家常。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聊过家常,这种香艳无比的聊天方式令我终生难忘。



她告诉我说,她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太荒唐了,日后我可能会对今天的事情感到后悔,毕竟她是一个三十八岁的农场主妇,而我太年轻了,只有十九岁,我之所以喜欢她是由于我的青春年少,猎奇心理。 她认为我玩腻了她后很快会厌恶她的,对于我可能有的任何恶感她感到抱歉。



我向她发誓说,她是我所见过的最有魅力的女人,能够和她上床是人生最美好的一次经历。



然后她开始谈论起她的丈夫和女儿们。 谈论她的家庭让我回到严酷的现实。



她感觉到我滞留在她体内的鸡巴开始缩小了,她大笑起来,然后更紧密地压着,让我的鸡巴继续套在小穴里面。



她告诉我说她的丈夫酗酒,经常虐待她,她说他主要是对女儿们好,特别是两个大女儿对她们的父亲非常崇拜。 她告诉我说,这个农场是她的家族遗留给她的,她的丈夫对此一直愤愤不平,因为他没有分毫产权。 这件事情的后果就是,他很少为农场出力,而是在附近城镇的一家汽车厂上班。



我问她,他是否讨厌她刚满十六岁的小女儿? 她说他对她还算宽容,因为她很像她的母亲。 我这才知道麦琪——她这样叫她的小女儿,十分崇拜她的母亲。



麦琪从来不剃腋毛,因为她的妈妈不剃。 雪莉猜想她也抽烟,就像她妈一样。



雪莉说她并不很赞成,也不打算为了让自己的小女儿像她,把自己的观念灌输给她。 她曾经告诉麦琪,她不希望她吸烟,可是她知道她根本控制不了青春萌动的女儿。



我问她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 她告诉我说当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一直吸烟,她认为那东西闻起来味道很棒。 她说她很崇拜自己的爸爸。 当她十三岁的时候,她开始趁她母亲不注意的时候从她父亲的香烟盒中拿烟抽,十五岁的时候她开始自己买烟抽。



当我们谈论起吸烟的时候,她弯下身子,抓起香烟和旧ZIPPO打火机,她向我解释说这个打火机是除了农场之外,她父亲留给她的唯一的物品。 说着她点燃一支香烟。



她深吸了一口,然后像往常一样悠缓地喷云吐雾。 我忽然发现这是多么怪异的景象:她正坐在我身上向我诉说她的家庭琐事,同时我射过精的鸡巴还留在这个美妇人的体内。



我问起她的父亲。 她说当她十五岁的时候他死于癌症。 她的母亲是一个非常软弱和无助女人,一年之后就再婚了。 雪莉告诉我说她的继父憎恨一切和她父亲有关的东西,丢弃了他的所有衣物和物品,甚至卖了他的工具和猎枪。 他说农场是他的,雪莉和她的妹妹最好“听话”些。



此时我一直在抚弄雪莉美丽的乳房,尽管天气很热,她褐色的大奶头却开始变硬,她的乳晕突起,皱褶着,挑逗着我。 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奶头。 当她吸完一支香烟的时候,她快速点燃另一支。



她说她把父亲的ZIPPO打火机藏起来,不顾她继父的警告继续抽烟。 我把一只手伸进她腋下的毛丛中,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微笑地看着我,缓缓地吐出烟雾,好奇地问道:“我抽烟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吗?”



我的鸡巴立刻鼓了起来,再一次完全填满了她的小穴。



我抬起身子,让她躺倒,变换了我们的姿势,我骑在她身体上面,湿润的大腿根紧紧相连。



“靠……你就不能等我抽完烟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抽出我的硬鸡巴,然后慢慢塞回去,我再次缓慢地抽出来,几乎从骚穴里抽离出来,然后缓缓插回她的体内,她又深长地吸了一口烟,



“你真的喜欢我吗?”她说道。



我停顿了一下,“我很喜欢你,我喜欢你的一切一切,从头到脚,你的每一根汗毛我都喜欢。 ”



“我知道你喜欢操我,可是我的年纪比你大好多,而且我不剃体毛,嗜烟如命,你很快会嫌恶我的。 ”



她看上去竟然有些伤感。 令人惊讶的是,我的鸡巴更硬了,此刻正停顿在抽送的半途。



“噢,你可以戒烟和剃毛啊,这可能会让你感觉好点。”



我告诉她,一边用我的鸡巴开始又一次悠缓深长的抽插。 此时此刻我真想痛痛快快和她大干一场,可是我明白她有心事,而且我真的很关心她。



“你真想让我做那些事情吗?”



“没那个必要,我喜欢你身上的体毛,每次看见你的腋毛和肚皮上的汗毛,都让我热血沸腾,老二翘起,这已经有好些年了。 我讨厌抽烟的女人,但是你却很性感、很迷人,我喜欢你吸烟的样子,你知道吗,每当我看见你吸烟的时候,我都很想操你。 ”



我本想说“做爱”,可却使用了她的词语。



雪莉笑着说:“那么好吧,操我吧。”



她深吸了一口香烟,对着我的脑袋开始喷云吐雾,我再次用鸡巴抽插起她的小穴。 我低下头看着我的硬鸡巴插进她茅草丛生的骚穴,目光逡巡着,沿着蔓延的耻毛向上一直来到她肚脐周围的淡毛,然后向上到她硬硬的深色奶头和毛茸茸的腋窝。 我意识到,我真的喜欢她毛绒绒的身子,后来我才明白那是因为我真的爱她。



我继续在她身上进进出出地抽插着,她一边吸着香烟。 先前射过精之后,我现在可以坚持得更持久,这种感觉真是妙啊。 雪莉最终在烟卷上狠狠吸了一口,似乎要一口气把烟从嘴里一直吸到阴道里,她把烟蒂轻弹到毛毯旁边的泥土里。



我开始亲吻着她,越来越快地对着她抽送起来。 她呼出的烟雾环绕着我们,这不仅没有打扰我,反而增添了不少情趣。



雪莉又开始呻吟起来,她迎合着我,呻吟的喉音变成了尖叫,她的乳房红晕起来,变成斑驳的红色,她高潮的过程中,我又连续地抽插了几十下,她持续高潮,穴如泉涌的能力再次震撼了我,令我对她的敬仰不仅如滔滔江水,更如密西西比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我减缓抽送的速度,准备爆发了,这时她说:“等等!”



我停了下来,我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她在我身下哆嗦了好一会儿,然后她又开始玩弄我的乳头,说道:“该你了,宝贝,射吧,狠狠地射吧!我要我要…”



我开始再次向她体内抽送着,发觉悠缓深长的抽插感觉真好。 我把她的一只手臂推到头上,开始再次吸吮她的奶头,酷爱它那在我嘴里硬橡胶似的感觉。 我继续进进出出抽插着她,一边低头舔着她乳房的一侧,把我的鼻子深埋进她的腋毛里,我喜欢那种感觉,即使这个香艳的熟妇闻起来有一股浓重的汗腥味。



我的速度加快了,用力深深地撞击着她。 伴随着另一次高潮,我听见她开始呜咽和闷哼起来,我抬起身子,奉献出我所有的一切。



我感觉自己开始向她体内一股股地射精,直到最终倾尽所有。 我紧挨着她躺倒在毛毯上。



我们相拥着躺了好长时间,我们轻柔地亲吻着,深情凝视着,彼此爱抚着,拥吻着。 我只想和这个美熟妇相拥入眠。 可是再一次,雪莉很现实地建议我们吃饭。 我们赤裸着坐着,彼此相望着吃着我们的三明治,我们从水壶里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我们出透汗的身体吸收着水分。



最后,我们穿上衣服,这天剩余的时间都在拖拉机上度过的。 我割完牧草,不久我们就在两辆农场的大马车上把干草打包,她操作着拖拉机和打包机,我垛着牧草。



我知道这样结束这一天似乎并不怎么浪漫或香艳,可这是真实发生的。 那天晚上黄昏之后,在我回家之前,我们亲吻着,我爱抚着她的乳房,雪莉又为我做了一次手淫。 我疼痛而又敏感,没用多长时间就释放了出来,在她的手背上射出一小股精液。 我想我终于被榨干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