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貂蝉遇险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09:26

  「要回你回,我永远都不会回去了。」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不想说。」

  「就算子夕求你了,小姐,」她哭着道,「我已经有了身孕,不回老爷那儿,还能去哪儿啊?」

  「你说什么?是董卓的还是奉先的?」

  「我也不知道……」

  「那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走。」

  「不行的,万一吕布后悔了,派人来追杀咱们该怎么办?」「他不会后悔的。」貂蝉语气坚定的说。

  子夕似是明白了什么,也就没再说话,静静的跟在貂蝉后面,虽然她不知主人要去哪里。一路上,两个人卖了些随身的首饰,因此身上的银两还算够用。他们出了兖州,一路向平原城走去。数月后,在平原郊外,两人坐下休息时,子夕终於忍不住问道:「小姐,我们不远万里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啊?我不想以后把孩子生在郊野……」

  「我以前听说平原的刘备刘皇叔是一个爱护子民的人,咱们去投靠他,应该是可以的。奉先不是说过他想找一个明主跟随吗?说不定他也会来的。」「哟,小美人儿,在等人啊?谁会来啊?」

  突然从旁边的草堆里窜出一个落魄的黄巾贼,嘻笑着向她们走来。待他走近一看,不由得淫笑道:「呵呵呵,原来是两个这么标致的姑娘呀!」「你别靠近我们!」子夕惊恐万分。

  「老子给张角大王打仗的时候没人敢对老子说」别「这个字,臭婆娘!」说着,他动作粗鲁的扯掉了子夕的束衣带,一双长满厚茧的大手便伸进衣服里面,饥不择食的上下乱摸一气。子夕双眼紧闭,哭喊道:「不要、不要!」「闭嘴,别他妈哭的跟吊丧似的!」

  「你不要碰她!」貂蝉强自镇定的大声说道,「你要碰就碰我,放过她吧!」黄巾贼暂时停了下来,用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打量起貂蝉来:「嗯,你比那个婆娘还要美上千百倍,不干你太可惜了。」

  说着,他把子夕丢到一边,从怀中掏出一根绳子,淫邪地说:「小娘子,我的小心肝儿,想救你的朋友就乖乖的听我的话,让我把你绑起来好好的干!」他一面说一面把貂蝉的双手牢牢地捆在背后,「至於你的朋友嘛,也是个美人胚子,我又怎么会放过这块到嘴的肥肉呢?今天你们两个谁也逃不了!!!

  哈哈哈哈哈!「

  「淫贼!!!你对我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你不能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呀!!!」「孕妇?」黄巾贼又认真的瞄了子夕几眼,「要不是你说,我还真没看出来,这个臭婊子的肚子是他妈的有点大。呵呵,老子的老婆刚成亲还没有怀孕就被乱军给操死了,今天我就先尝尝这孕妇的滋味。至於你嘛,别着急,最好的当然要里到最后再说,你就先参观参观吧。」

  说罢,他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子夕的衣物,在她饱满的胸部贪婪的吸吮起来。

  子夕从小在大户人家的府中长大,发育得甚是良好,一双大奶被黄巾贼这么一摸一亲,完美的弹性即显露出来。

  「哈哈,没想到孕妇的奶子还是这么经逗。」

  貂蝉无奈的看向子夕,子夕那呈棕红色的乳头早已耸立起来,一颤一颤的跳动着。黄巾贼的大手一边一只地握住了她的两只大奶,把它们挤向中间。而后,他把自己又粗又紫的肉棒捅向那道深深的乳沟,前后抽动起来。

  「呃……不要……啊……」

  子夕难受得大汗淋漓,嘴上说着不要,肉洞口却不断的淌出透明的淫液。

  「啊……唔……小娘们儿还真耐操!」

  黄巾贼呼吸加重,动作也相应的快了许多。他抽动了一阵,用左手同时捏住两个奶子,腾出右手来生硬的插进了子夕的肉穴,来来回回的捅着。肉洞由於有了淫水的滋润,不仅进出不成问题,还有一点点酥痒的感觉。

  「啊……嗯……快……」

  子夕此时也顾不得是被强奸了,淫荡的声音不断从口中吐出。黄巾贼本就很久没享受过这般美味了,哪经得起子夕这一声声浪叫。他索性使出大力把肉棒往子夕嘴里一戳,一股腥味刺鼻的液体全部喷了进去。子夕喉咙里一阵恶心,又不得已把这些粘乎乎的东西大半咽了下去。

  看到这儿,貂蝉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几乎不忍再看下去。她只希望黄巾贼能就此对子夕罢手,把余下的欲火发泄到自己身上。谁知子夕的痛苦并未结束,黄巾贼在泄出之后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他用充血的龟头在子夕的阴核上不停的摩擦,子夕只觉得肉洞内有一股火烧般的感觉直冲脑顶,可黄巾贼就是不去进入她。直到她难受得再度淫叫出来,黄巾贼才挑逗的问:「怎么样?老子的功夫不赖吧?现在你还说不说不要了?」

  子夕兴奋得难以言语,只是疯狂的摇着头。黄巾贼满意的问:「那你要不要老子的宝贝操你的屄?」

  她不顾一切的点了点头,黄巾贼这才用龟头把她的略已松软的阴唇顶开,紫红色的龟头被温热的肉壁包裹住,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也已经让人如梦似谶。黄巾贼终於把持不住,一下子把粗硬的肉棒捅进了子夕的小穴,毫不怜惜的干了起来。突然间,子夕痛苦的喊叫起来:「好疼啊!!!不要了,快拔出去!!!我好疼!」

  她这一叫,本已闭上眼睛的貂蝉忍不住朝她看去,只见黄巾贼与她交合的地方不断的有暗红色的血渗出来。貂蝉的第一反应就是孩子!她挣紮着站起来,喊道:「住手!你会害死她的!她有孕在身啊!」黄巾贼正干得上瘾,哪有工夫理会貂蝉的哭喊和子夕的死活。子夕痛在身上,貂蝉则痛在心里,她拚命的冲上去想用身体撞开黄巾贼。但是一介弱质女子的力道又怎及得上五大三粗的男人,黄巾贼只用力一拨,貂蝉的小脑袋就撞到地上,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貂蝉才悠悠醒转。耳边不再有子夕痛苦的喊叫声,取而代之的是男人们说话的声音。她费力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身旁有一柄短剑。

  「豁出去也要救子夕,不能再让她落入那些淫贼的手里!」貂蝉迷糊的想着,悄悄的拾起短剑,冷不防刺向离她最近的男人。那人虽然及时避开,保住了一命,但锋利的剑尖还是在他的手臂留下了一道血口。

  貂蝉并没就此停手,而是近乎疯狂的挥着短剑,撕心裂肺的喊道:「我不会再让你伤害子夕的!你害死了她的孩子,我让你偿命!」受伤那人反应极快,他巧妙的躲过了刺出的几剑,反手就制住了貂蝉。这是一直在旁边的子夕走上前来,哀声道:「小姐!不要砍了,他们……是咱们的救命恩人。」

  貂蝉此刻的神智不太清醒,她抬起浑浊的泪眼勉强看定眼前这个受臂还在淌血的男人,嘴里却再说不出一句话。那人平和地说道:「这位姑娘,你们已经没有危险了,你不必太过紧张。」

  「你是……」貂蝉想问什么,却无力说话。

  「在下姓赵,单名一个云字。」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