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rihanjingpin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鬼交故事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10:48

 刘行是我爸一位挚友的儿子,在我大二那年,爸爸突然胃出血,这一病不但把积蓄花光,病后的调理更使家庭加重负担,向他家借了一大笔钱,没想到他竟然跟爸联合起来,以爸爸的借钱为借口,硬把我娶过去,妈居然把我给卖了。

  我出嫁那天,一直是在泪水中度过,等到新婚之夜,我才知道他养了小鬼,全家人也早已乱交在一起了。“※※※※※”大师,请你大力帮忙!“”抱歉,本门不能豢养鬼物,我爱莫能助。“”大师……“”不是我不帮你,是本门祖师有明文规定,本门绝不能豢养鬼物。而且过程凶险难测,可能还会得不偿失,你还是另寻高人吧!“”那大师能帮我找其他祭练的大师吗?“大师看他一眼,见他执意甚坚,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你可去找找茅山总坛师父,试看看吧!“”谢谢大师。“去花莲见到了总坛师父,连忙向他说明来意,于是在茅山总坛师父的帮忙之下,开始了炼制阴魂。

  ”首先你必须跟我一起找未婚而身故的男女,死亡未出七日,于夜间带小棺木一具,收魂符十四道,封棺符一道,另备雷惊木魂牌一面,二寸长,六分宽,一分厚,木牌上墨书:“刺某某正魂罡印”,然后于丑时至坟前,开关小棺木置坟上,摆饭一碗,酒三杯,符置棺前点香二支,白烛一对,先焚收魂符七道,步罡踏斗催念:“引魂现身咒”,祭毕,再踏五阴斗变换为招魂斗,在焚收魂符七道,掐出门虎指取雷惊木魂牌,集中精神,凝神定息,至眼前显现出阴魂为止,阴魂一现,魂牌立刻向阴魂胸膛拍去,大喝曰:“收锁!”,马上把魂牌收入棺中,急盖棺贴封符于棺上,另加扎红线七圈于小棺外打结,即回坛中,把收回的阴符置于六甲坛下,每夜祭炼,供饮食一碗,画秘炼符三道,术士立坛前,先念秘炼神咒七遍,焚符三道于棺前圈转四十九日即完成。如果祭炼的阴魂是女魂,要在棺前加置香火一小盘。练成之后,阴魂全身显发幽香,练成阴魂之后要把风棺符火焚化掉,如要役使阴魂时,及念动密咒,阴魂即现身助法,若你白天欲出门时,开棺念咒七遍,下令阴魂随身,所豢养的小鬼及随你左右,饮食时必留少许,以供阴魂享用,或是多留一份也行。养后七年,可现原型,要它现形时于子时焚香起棺,喝令曰:“现形”,阴魂即现出本形。切记鬼类的欲求是无尽的,尤其是这一类还未结婚的色鬼,最喜欢藉着男女交合来提升自己的法力,当然它的法力愈有能力帮你办事,但当它法力高到你无法控制,将反扑你时,你就必须毁掉它,知道吗?“”是。“刘行满口答应,可是心中却不这么想:”废话!小鬼的功力当然愈高愈好,我哪会轻易毁去它呢?“”接下来的你切要记好,若欲毁掉小鬼,先令入棺,至慌坟上,取棺置于地上,念往生咒曰:“慌岗云祭,茫茫山川,天地无极,莫唱阳关,精魂精魂,任意往还,我你决断,玄机巫缘……急急如三魔真帝大帝刺令……”然后咒毕。取一束茅草,横放在面前地上,掉头即归,千万不要回头凡豢养小鬼之人,临终前尚未遣放或转让阴魂,则寿元尽时,即七恐流血,永不超生,切记!切记!“果然刘行藉着小鬼的力量,不但高中律师,而且钱途滚滚,有时接着明明是小小的偷窃罪,可是案件却会在警员想以小报大,争取业绩,而变成强盗罪,让他大有空间上下其手;明明是一件贩卖毒品的案子,还当场被人人赃俱获,照理讲应该是死罪的,他还是有办法靠着小鬼双方联系,双方套好招式。等到开庭那天,我们这位刘大律师就出现了庭上。

  ”对于依照戒严条例,贩卖毒品,应处死刑,这点我没有异议,问题依照笔录看来,他是以一千元的代价交给对方,而对方也是以一千元取得物品,依照贩卖的定义来讲,该是一方有所取得利益,方叫贩卖吧,我想我的当事人这应该叫转让吧!“辩的检察官及法官一时哑口无言,顿时获判轻罪了事,等等不胜枚举……可是后来案件的困难度愈来愈高,小鬼的法力已经不能胜任了,于是小鬼提出了修练的要求,而刘行也同意了。经过小鬼千方百计的寻找,终于找到了白依萍的母亲雪柔,刚好雪柔一家,又是他家的远房亲戚,于是在刻意讨好之下,白家一家人更是应该的喜欢这小伙子,唯独住在外面的白依萍却相当的厌恶他。

  这天深夜小绿下了班回来,因为深夜,所以开启大门相当的小心,怕去吵醒家人,欲回房睡觉,经过母亲的房间时,却听到一阵沉重的呻吟声从门缝传出,小绿脸红的想,爸爸年纪这么大了,没想到还这么勇猛,竟然还让妈浪叫出声,可是转眼一想,却又不是,爸爸不是出差了吗?这一想顿时惊出冷汗,难道妈妈偷人?!

  却看到母亲一丝不挂,浑身赤裸裸地横卧床上,一个面容狰狞恐怖、铁青肤色、肌肤腐败溃烂的男人正伸出墨绿色,已成枯骨的双手猛抓着妈妈的乳房,而那支大鸡巴怒昂昂的,少说起码也有八寸左右长、三寸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拳头般大,而青筋毕露,正欲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只见妈妈双眼痴呆的看着他,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转过头,绿色的眼珠留着鲜红的血液,小绿吓得发现自己全身竟然已动弹不得。

  ”它“虽然没有说话,但小绿却可以感觉”它“说的话:”好好看着你妈妈被我干吧!下一次就会轮到你了。“”它“语气平淡的没有高低轻重,冷冷的笑了起来。

  只见妈妈双颊飞红、媚眼如丝,欲情完全流露在她娇艳美丽的脸上。雪柔娇呼道:”老公,我要!快给我……“只听”它“发出啾啾的鬼叫声,那蛄骨的双手用力的把妈妈那高耸挺出的双乳抓到瘀血。只见妈妈那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进了那男人腐烂的嘴唇里,那吊死鬼的长长舌头也不断着在妈妈嘴里,翻腾挑逗着。雪柔受此刺激,口中不时娇声浪语,”它“狞笑着望着妈妈,流露出嘲虐的神色,就这样屁股”滋“的一用力,大龟头及鸡巴已进去了三寸多。

  ”啊~~“紧跟着一阵惨叫:”痛死了,老公你的鸡巴……实在太大了……哥哥……好哥哥……我受不了……“”它“更用力的一挺,鸡巴已整根的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啊!老公……你好狠心……我……你要了我的命……“雪柔淫骚的表情、浪荡的娇叫声,刺激了”它“,只见”它“那阳具更加的暴涨,爬满了蛆的腐烂肉体,紧紧的压上妈妈丰满的肉体,白惨惨的枯骨双手,一手正紧抓住妈妈的香肩。

  小绿只觉得在看一场淫秽的魔术。

  ”它“另一手猛抓妈妈的乳房,手中喝喝有声的流出绿色的液体,大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那掉落出来的红红一尺多长的舌头,还不断的钻入妈妈浅褐色的屁眼里,可是妈妈只是痴呆的一无所觉似的。只见”它“插的忽上忽下,脸上妖异的光芒却愈来愈胜,插的妈妈娇喘如牛、媚眼如丝,全身颤动干的妈妈全身血液沸腾,一阵阵高潮猛上心头。

  雪柔不时浪叫着:”啊……老公……我好痛快……好棒啊……我要泄了……老公……你的大鸡巴……好壮……好粗……我好舒服啊……啊……我的屁眼……啊……要插坏了……“小绿看着妈妈,可是妈妈却对她好似视而不见,仍快乐的浪叫着。小绿只觉得自己粉脸愈来愈红,可爱如小白兔的纤腰不段扭动着,修长的玉腿不断交缠着摩擦阴户。

  ”它“似有所觉的,鸡巴仍然猛干着雪柔的阴户,舌头捩紧了雪柔丰满的糯乳,就这样违反人类常理的扭转一百八十度,露出了森森白牙,似欲择人而嗜,七孔流血不怀好意的对着她冷笑着,小绿被吓的不寒而栗。

  雪柔被”它“的大鸡巴插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小穴里的淫水一泄而往外冒,阴唇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只见那鬼怪,依旧埋头苦干妈妈的嫩穴,妈妈阴壁嫩肉上把大鸡巴包的紧紧的,子宫口猛的吸吮着大龟头。

  ”它“知道雪柔快达到高潮了,双手紧紧搂住雪柔肥嫩的屁股,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用足了力气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击在妈妈的阴核上。

  妈妈此时舒服得魂飞魄散,双手双脚死紧紧的缠住”它“的身上。

  雪柔达到高潮了,不住的抖动着,子宫一开一放,猛吸吮大龟头,一股淫精喷泄而出。此时”它“脸上出现了邪恶至极的笑容,阳具更加的暴涨,一吸一引的,缓缓的运作起来,将雪柔狂泄千里的阴气全吸入自己魂魄之中,仅是一眨眼之间,鸡巴一阵猛涨更加用力冲刺起来,此时雪柔觉得全身魂魄似将离身儿去。

  ”啊……求求你……你会插坏我啊!……我好痛……求你慢一点……我不行了……“一阵阴风狂袭之下,雪柔只觉得淫精不断的流出,雪柔娇呼着哀求道:

  ”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停止……喔……我要死了……“只见”它“身躯一阵抖动,死命地朝前顶着,然后便静止不动,许久……许久……小绿只见妈妈脸上惨白的,早已昏睡过去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